<em id="55n6q"><nav id="55n6q"></nav></em>

  • <mark id="55n6q"></mark>
  • <progress id="55n6q"><pre id="55n6q"></pre></progress>
    <progress id="55n6q"></progress>
    <strong id="55n6q"></strong>

      1. <ruby id="55n6q"></ruby>

    1. <progress id="55n6q"><code id="55n6q"></code></progress>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戒毒管理
      戒毒管理
      70載風雨兼程
      司法行政戒毒工作模式日趨完善
      發布時間: 2019-08-05 14:58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TIM圖片20190805145538.jpg

      制圖/高岳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蔡長春

        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以高度責任感和周密部署,動員各種社會力量,發動禁煙運動。僅僅3年時間,幫助2000萬名吸毒者脫癮重獲新生。

        1963年5月26日,中共中央頒布了《中央關于嚴禁鴉片、嗎啡毒害的通知》,其中專門規定,對吸毒犯應強制戒毒,對已吸食鴉片或打嗎啡針等毒品成癮者,必須指定專門機構嚴加管制,在群眾監督下,有計劃、有組織、有步驟地限期強制戒除,在吸毒嚴重的地區可以集中戒除。

        中共中央頒布的這一通知被視為新中國戒毒工作起點。

        近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各級司法行政戒毒機關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對司法行政戒毒工作的重要指示,堅持“以人為本、科學戒毒、綜合矯治、關懷救助”的原則,以提升教育戒治質量為中心,把提高戒斷率、降低復吸率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走教育戒治科學化、專業化的發展道路,形成了中國特色司法行政戒毒工作體系,取得了一系列豐碩成果。

      適應形勢需要

      推行全新強制隔離戒毒模式

        鴉片又叫大煙,源于罌粟植物蒴果。

        新中國成立初期,社會上將吸食毒品稱為“抽大煙”,因此,在當時的一些政府法規中,將“禁毒”稱之為“禁煙禁毒”。1950年7月11日,陜西省西安市按照《西安市禁煙禁毒暫行辦法》規定,要求吸食煙毒者立即向有關部門登記,限期戒除,拒不登記或逾期仍未戒除者,送戒煙所強制戒除。

        為便于開展戒毒工作,西安市人民政府指令各區成立了禁煙肅毒分會,市政府還撥出戒毒經費,成立了兩個戒煙所,對生活貧苦的煙民實行免費戒毒。同時,群眾自發成立了19個互助戒煙所。據統計,截至1951年8月,西安全市共有3925名吸毒者戒除了毒癮。

        西安戒毒辦法只是當時全國開展戒毒工作的一個縮影。

        在隨后的數十年里,全國各地不僅努力打擊毒品犯罪,切斷毒品供應,還積極開展戒毒康復工作,讓大量吸毒者重新回歸健康生活。

        時光踏進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國毒品形勢依然嚴峻,公安部門與司法部門積極應對。

        1998年,公安部成立禁毒局,初步形成了由公安機關主管的強制戒毒、司法機關主管的勞教戒毒兩大主流模式。

        此后,勞動教養戒毒和公安強制戒毒兩種強制戒毒模式并舉,長期以來發揮各自優勢,相互補充、相輔相成,為社會禁毒戒毒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

        但是,也有學者提出,由于執行體制與矯治方法的發展途徑不一致、適用對象法律依據不充分、部門利益沖突等各種原因,兩種模式戒毒矯治效果已落后于時代發展的需要,并產生了部分不良社會影響。

        隨著一部法律的誕生,這些問題得到了破解。

        2008年6月1日,我國第一部全面規范禁毒和戒毒工作的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毒法》正式施行,以法律形式廢止了原有的勞動教養戒毒和公安強制戒毒,推行全新的強制隔離戒毒模式,這些舉措重構了戒毒體系。

        “毒品是世界性公害,戒毒是世界性難題。我國政府部門積極探索,守正創新,蹚出了一條禁毒戒毒新路子,為世界提供了中國經驗。在不同歷史時期,不同的戒毒模式分別發揮了應有的積極作用。”上海市戒毒管理局理論研究中心負責人、戒毒專家徐定評價說,“開展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對打擊毒品犯罪、減少毒品危害、維護社會穩定、幫助成千上萬的吸毒者遠離毒品有著重大的現實意義。”

        2018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對司法行政戒毒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要加強黨的領導,充分發揮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完善治理體系,壓實工作責任,廣泛發動群眾,走中國特色的毒品問題治理之路,堅決打贏新時代禁毒人民戰爭。

        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指示,為處在轉型關鍵時期的戒毒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和行動指南。

      出臺配套制度

      保障戒毒工作法治化規范化

        為更好地推動戒毒工作轉型,實現全面發展,自禁毒法和戒毒條例實施以來,司法部大力加強配套制度建設,出臺了《司法行政機關強制隔離戒毒工作規定》,制定了涵蓋戒毒人員行為規范和教育矯治、戒毒管理、生活衛生、所務公開、安全警戒等方面的六項部頒規范性文件,完善了形勢研判、安全排查防控、安全管理等各項工作機制,并匯編形成了《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規范》。

        此外,司法部還會同國家禁毒辦、公安部、財政部、發改委、衛健委、住建部等部門制定了強制隔離戒毒診斷評估、社區戒毒社區康復工作、戒毒人員經費支出、戒毒場所規劃建設、強制隔離戒毒人員艾滋病防治、病殘吸毒人員收治等工作的辦法、意見、標準等,涉及戒毒工作的各項規章制度達100多項。

        在徐定看來,較為完備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制度體系基本建立,實現了各項工作有法可依、有章可循,保障了司法行政戒毒工作法治化、規范化運行。

        專業化的戒毒醫療、教育矯治和康復訓練是戒毒工作的重心。

        司法部按照習近平總書記“五個過硬”的要求,堅持革命化、正規化、專業化、職業化方向,堅持政治建警、業務強警、文化育警,著力打造適應戒毒工作需要的專業化人才隊伍,提升教育戒治的科學化專業化水平。

        權威數據顯示,目前司法行政戒毒系統共有警察5.77萬人,具有法學、教育學、心理學、醫學、監所管理等核心專業民警3.32萬人,占總數的57.6%,為開展戒毒工作提供堅實的人才保障。

        近年來,全國司法行政戒毒機關在確保場所安全穩定的基礎上,將提升教育戒治質量作為中心任務,積極探索,勇于實踐,總結和提煉了一批各具特色的戒毒模式。

        在此基礎上,2018年5月,司法部部署建立全國統一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全國統一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以分期分區和流轉為基礎,突出戒治流程規范運行;以專業中心為支撐,實現專業化戒毒;以科學戒治為核心,實現科學精準戒毒;以銜接幫扶為延伸,實現戒毒康復指導的社會化。

        一年來,統一戒毒模式已在全國全面推開,全系統累計投入專項建設資金12.88億元,四期四區流轉戒毒人員近27萬人次,省級層面制定出臺相關制度規定273個,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在更加科學規范的水平上平穩運行。

        “禁毒法頒布十年來,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快速發展、制度體系不斷完善,這一模式的建立,標志著新時代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已經由轉型走向定型,科學、統一、規范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日趨完善,戒毒成效日益顯現。”徐定說。

      緊跟時代步伐

      探索教育戒治新技術新方法

        2011年,北京市天堂河強制隔離戒毒所與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商洽合作意向,推進《成癮人群高級認知功能損害評估與康復訓練應用研究》長期合作課題,成立包含專家和所內矯治民警在內的課題組,開展正念防復發訓練項目。

        正念防復發訓練項目組引入美國Bowen《基于正念的成癮行為復發預防臨床醫生指南》課程,設置實驗組和對照組,探求正念對于強戒人員防復發的療效因子。目前,項目組已編研形成《正念防復發訓練實操手冊》和《強戒人員正念防復發訓練自助手冊》,開展正念訓練56期,730余人次強戒人員參與了正念訓練,經過評估,參訓人員在認知覺察、情緒調節、渴求等方面均取得了積極成效。

        近年來,全國司法行政戒毒系統緊跟時代步伐,牢固樹立科學戒毒的理念,加大與知名院校、社會科研機構的合作力度,不斷探索開發教育戒治的新技術新方法。

        截至目前,相關部門已與246家機構、614名專家深度合作,教育戒治優勢項目立項31個,結項21個,項目涵蓋戒毒醫療、教育矯治和身體康復等多個方面,形成包括工作手冊、譯著、學術論文、視頻課程、實用教程、常模數據量表等眾多科研成果,建立了教育戒治優勢項目資源庫,并已開始在全系統推廣應用。

        此外,各地司法行政戒毒場所還結合本地工作實際,以教育戒治優勢項目為指導,積極探索應用戒毒新技術新方法,心理學、教育學、醫學、運動學的科學理念和正念、內觀、VR、經顱磁等先進技術被廣泛應用,在幫助戒毒人員恢復身心健康、增強戒毒信心、掌握拒毒方法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戒毒人員教育戒治質量不斷提高。

        上海市戒毒管理局以科學精準戒毒理念為指引,以“提高戒斷率、降低復吸率”為終極目標,借助上海科創中心區位優勢,積極引入科研資源,率先推進以創新戒毒技術方法為核心的科學戒毒。率先探索出虛擬現實戒毒矯正、重復經顱磁治療、智能心理矯治、腦波認知干預、運動抑癮訓練等具有非藥物、非侵入性、安全無創傷特點的5項戒毒新技術新方法。上海市戒毒局還率先探索以大數據戒治為核心的智慧戒毒,建立了以“運動戒毒、認知行為干預、認知神經康復”三大平臺為支撐的戒治大數據平臺,形成了戒毒人員的數字檔案和運動戒毒試點人員的數字化樣本。靶點明確、深度整合、流程清晰、數據驅動的科學戒毒技術方法體系,已成為助推全國統一基本模式建立、促進戒毒工作科學化專業化發展的一股重要力量。

        戒毒人員劉某使用合成毒品超過6年。2017年,劉某進入上海青東戒毒所接受矯治時,所內民警通過心理咨詢和個別教育,發現其敏感、多疑,對他人懷有敵對情緒,心理狀態起伏較大,且成癮評估顯示其腦功能、認知功能損傷較重。

        戒毒所民警針對劉某病理性成癮記憶、心理障礙傾向及認知偏差,采用虛擬現實戒毒矯正技術進行厭惡與脫敏治療,以腦波認知干預技術進行認知功能修復,采用智能心理矯治技術改善心理與情緒狀態,并鼓勵其參加集體性運動戒毒康復訓練。

        經過近1年系統性康復訓練,劉某在心理、認知及成癮評估等相關測試上的數據與入所時變化明顯——偏執、焦慮、敵對等異常心理減少,注意、記憶、決策以及情緒控制等方面能力提升,毒品成癮程度下降,戒毒意愿顯著增強,拒毒能力明顯提高。

        目前,司法部在全國19個省31個戒毒場所試點開展“智慧戒毒”場所建設,綜合運用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科學技術手段,總結和發現戒毒工作客觀規律,驗證和完善戒毒技術方法,成效顯著。

        戒毒工作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司法行政戒毒系統以戒毒項目為龍頭,以戒毒新技術新方法研發應用推廣為抓手,通過全鏈條、體系化、科學規范的戒毒模式,進一步提高了教育戒治科學化專業化水平,實現了戒毒康復質量的整體提升。”徐定認為。

        記者點評

      □ 蔡長春

        在多年的采訪工作中,記者本人接觸過大量吸毒案例,見證了太多慘痛悲劇。

        正所謂“一入毒門深似海”,很多原本幸福的家庭,往往因一個成員染毒癮,從此跌入深淵,傾家蕩產、妻離子散……幾乎所有能想到的悲慘詞匯,都充斥在這樣的故事里。

        毒魔頑固兇殘。戒毒工作一路走來風雨兼程,為了能夠盡可能地挽回吸毒者失去的幸福,不再讓他們的悲劇繼續甚至重演,廣大戒毒工作者長年奔波在戒毒一線,一手抓戒治,一手搞研究,形成了大量科學有效的戒治方法,讓大量“癮君子”逐漸擺脫了毒魔的控制。

        漫漫苦海,幸運的是還有燈塔指路。

        戒毒工作恰似這樣一座燈塔,照亮了迷失在苦海中的吸毒人員,給他們送去了光明溫暖。

        戒毒工作不僅是“燈塔”更是一個系統工程。

        這個系統工程,需要社會齊抓共管。多年來,在政法各單位的公同努力和全社會的廣泛支持參與下,司法行政戒毒工作者幫助吸毒人員重塑健康身體和心靈,重新回歸正常生活,為營造社會和諧穩定局面作出了貢獻。


      責任編輯: 李石蘋
      大鸡鸡影院